艾马尔的眼泪只是注脚,梅西“最后一舞”还有更多故事要写

admin 10 0

艾马尔的眼泪只是注脚,梅西“最后一舞”还有更多故事要写-第1张图片-足球直播_足球免费在线高清直播_足球视频在线观看无插件-24直播网

同样是卢赛尔体育场,同样是梅西进球,在面对沙特和墨西哥时,阿根廷迎来不同的结局。几天前看到沙特人逆转后的疯狂庆祝,人们可能以为阿根廷的世界杯冠军梦已提前破碎。今晨目睹梅西、迪马利亚、恩佐·费尔南德斯的激情奔跑,不用怀疑,“潘帕斯雄鹰”捧起大力神杯的梦想犹在。

对阵墨西哥的比赛前一天,是马拉多纳逝世两周年纪念日,阿根廷全队上下都在缅怀这位队史传奇。一天之后,梅西和队友给远在天国的马拉多纳带去好消息,梅西的世界杯出场数、总进球数追平马拉多纳,球队仍然掌握着晋级淘汰赛的主动权,阿根廷还“活着”。

动力为了马拉多纳而战

阿根廷上一次夺得世界杯冠军,要追溯至1986年,那是属于马拉多纳一个人的世界杯。他先后上演“上帝之手”、连过五人破门,前一个球是世界杯历史最具争议性的进球,后一个球则被公认为世界杯历史最佳进球。

36年后的卡塔尔,无论是教练席还是看台,再也没有了马拉多纳的身影。唯有球迷对队史传奇的缅怀,一幅海报上画着马拉多纳和梅西,落日余晖中两人各自捧着大力神杯,那是对梅西和阿根廷最诚挚的祝福。

首战被逆转的斯卡洛尼没有固执,赛前誓要给马拉多纳送去好消息的他果断变阵。首发11名球员更换了5人,上半场依旧打不开局面后,下半场又接连换上恩佐·费尔南德斯、阿尔瓦雷斯等人,不断的尝试终于收到回报。

迪马利亚第64分钟将球传给中路的梅西,禁区内的阿尔瓦雷斯积极跑动,干扰了墨西哥门将奥乔亚的视线,梅西一记超远的“贴地斩”洞穿了对手的大门,阿根廷打破场上僵局。比赛临近结束时,接到梅西的助攻,替补登场的恩佐·费尔南德斯为球队锁定胜局。

身边众多“战友”的陪伴,让梅西的“最后一舞”不再孤独。 图/新华社

成就梅西赶超队史传奇

队史射手王、助攻王,拿过奥运会金牌、美洲杯冠军,参加世界杯次数最多的阿根廷球员,在国家队的舞台,梅西早已不用证明什么。35岁的他仍在不遗余力地奔跑,尝试在更多的维度赶超队史传奇。

与墨西哥之战,是梅西代表阿根廷征战世界杯的第21场比赛,追平马拉多纳,并列队史头名。帮助球队首开纪录,梅西打进个人世界杯赛场第8球,进球数同样追平马拉多纳,仅次于攻入10球的巴蒂斯图塔。

此外,终场前为恩佐·费尔南德斯送出助攻后,梅西连续5届世界杯都有助攻入账,成为世界杯历史第一人。身穿蓝白条纹衫,梅西在世界杯赛场取得13场胜利,高居队史首位。总计7场世界杯比赛当选最佳球员,追平C罗不久前刷新的纪录。

2006年世界杯对阵塞尔维亚,18岁零357天的梅西传射建功。今天对阵墨西哥,破门并助攻的梅西年龄为35岁零155天。世界杯单场比赛有进球和助攻入账,梅西同时保持着最年轻、最年长球员的两项纪录。

“这是一场艰苦的比赛,墨西哥是一支出色的球队,实力非常可观。”斯卡洛尼深知赢下这场比赛的不易,总结比赛得失时,他又一次感叹,“我们的10号(梅西)决定了比赛,我们有一名伟大的球员。”

梅西用1传1射,帮助阿根廷拿到出线主动权。

情谊最终章不只有眼泪

当梅西敲开奥乔亚的十指关,情绪激动的不只有卢赛尔体育场的数万名球迷,还有替补席上的阿根廷助理教练艾马尔,镜头前的他泣不成声,这份真情实感让无数人动容。

如今提及艾马尔,大家会首先想到他是“梅西的偶像”,其实包括助理教练艾马尔在内,这支阿根廷队的整个教练组都与梅西渊源颇深。提及艾马尔的眼泪,主帅斯卡洛尼直言,“这反映了我们的真实感受。我们经常会有这种感觉,比赛所承载的东西远远超过了足球本身。”

2006年是梅西职业生涯的首届世界杯,那也是斯卡洛尼、艾马尔、阿亚拉等人的最后一届世界杯,萨穆埃尔则在那年错过了最后一次征战世界杯的机会。16年后的今天,梅西迎来世界杯最后一舞,斯卡洛尼、艾马尔、阿亚拉、萨穆埃尔在教练席保驾护航。

“俄罗斯世界杯结束后,我和艾马尔打电话给梅西,告诉他,我们将执教球队,我觉得梅西最好直接从我们这里最先得到消息。”如斯卡洛尼所言,他和艾马尔、阿亚拉、萨穆埃尔都曾在场上与梅西并肩作战,甚至一同以球员身份征战过世界杯。

当梅西和阿根廷遗憾告别2018年世界杯,主帅桑保利离任后,斯卡洛尼和几位前国脚换了个身份,来陪伴梅西开启世界杯最终章。

恩佐·费尔南德斯接梅西传球,为阿根廷锁定胜局。

尽管卡塔尔世界杯的开局非常糟糕,但教练组的变阵、梅西的挺身而出让形势发生逆转,击败墨西哥后,阿根廷占据出线的主动权。更让人欣喜的是,就像斯卡洛尼、艾马尔曾经现场见证梅西亮相世界杯一样,梅西的存在也让年轻的恩佐·费尔南德斯、阿尔瓦雷斯闪耀卡塔尔。

12月1日3时,阿根廷将在小组赛末轮对阵波兰,梅西、莱万两位世界足球先生上演巅峰对决。相信届时不会是梅西世界杯之旅的终点,他的“最后一舞”还有许多故事可以书写。

新京报记者 徐邦印编辑 王春秋校对 赵琳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